台报关注教育:读幼儿园在台湾与大陆的差别-上海市普陀区美墅幼儿园 www.shmsyey.com

您当前位置:主页 > 幼儿教育 > > 正文

正文

台报关注教育:读幼儿园在台湾与大陆的差别

  中新网8月8日电 台湾《联合报》8日文章称,家有儿的人,这阵子可能有在逛儿园、注册,等待九月开学季。台湾幼儿园向来是私营产业的天下,类型眼花撩乱,全美语、双语、蒙特梭利……公立幼儿园的名额,相形之下少很多。分析指出,在公立、私立之外,推动幼儿园的第三种选择,“对于老百姓都是好事。”但是,在台湾,我们能不能冲出这种“二选一”的托育困局?恐怕还要靠老百姓自己争取。

  文章摘编如下:

  该选择公幼或私幼?随便搜索“幼儿园、公、私”这三个关键词,就会跑出大量指南。但这些公开网络文件很少提及,幼儿园的公╱私之别,其实最大关键是“财务结构”的不同。

  对台湾的园所经营者来说,一个孩子读合法幼儿园(不考虑黑牌)的精算成本,每月大约8000元(新台币,下同)左右。但是实际上,读公幼,平均每人每月只要付4000元;读私幼,平均每人每月,则要付10000元(有些人甚至付到两万!)。

  为什么公幼、私幼,每月收费至少有六千块的差别?讲白了,读公幼,乃是政府承担亏本,让你家孩子享受“福利”。读私幼,则是你要付出比成本价高一截的金额,业者才有“利润”可享。

  财务结构的不同,对台湾公幼、私幼的发展趋势,有决定性的影响。

  举例,“地方政府”喊穷,负债累累,结果近年乡立公托发生关门危机。第二、少子女化、幼儿园竞争加剧,私幼为维持收益,教保人员严重低薪、劳动条件恶化。

  第三、公幼“幼教师”配置规格特高,一班要两师,但私幼依法只需一班一师。公幼教师薪资四万起跳,也就是,公幼的营运成本,其实比私幼高出一大截!部分“地方政府”想将人力回归一般水平,结果引发教师会抗议,坚持公幼多聘幼教师。私幼呢?业者串联,游说立法院修法,主张完全取消幼教师聘雇规定!

  两种群体,意见超极端。说穿了,这是“政府亏本没人在意”与“业者利润绝不放弃”两种极端的思维,对应公幼、私幼两种营运模式,所衍生出的奇特社会现象。一个台湾,两种截然分裂的幼教世界。

  结果,新世代父母的共同经验是——政府无力普设公幼,你的小孩3岁想去公幼吗?开班数极少,你要求神拜佛来抽签!何况许多公幼沿袭小学,放寒暑假、下午四点放学,完全不符双薪家庭的需求。考虑再三,爸妈只好每个月多付至少六千元,“舍公就私”。正好,私幼为了扩大营收,拿出了琳琅满目的才艺课程、美语课程清单……这可是依循正规幼教理论的公幼,所没有的service。

  新世代的父母,可能内心不断告诉自己:“先抽看看公幼,抽中当然省钱。但读私幼也很不错嘛,多花钱没关系,我要给孩子最好的!”不过,低薪、人力流动、高工时的私幼教保就业环境,服务质量能够“好”到哪里去呢?家长似乎就很难想这么多了。

  对照组:大陆的幼儿园政策

  台湾教育部门今年公布的“优质教保发展计划”,明白承认:“台湾公私立教保机构比例失衡”。教育部门还以大陆为例,强调:“大陆也只有少数私办……台湾公共化教保服务机构之比率确实偏低”。言下之意是,台湾的公幼太少、私幼就读人数太高,所以家长经济负担太重,我们的政策还不如对岸。

  可是,对岸的幼儿园政策,就是砸大钱、推广公立幼儿园吗?

  大陆的政策路线并非完全“大政府”式的公幼,而是积极扶持“收费较低的普惠性幼儿园”。广东市的教育局副局长,接受南方日报访问时,这样诠释:

  “记者:‘政府扶持普惠园,老百姓有什么实惠’?副局长:‘在广州……(幼儿园政策)不是用教育券形式实现,而是通过控制收费标准,规范幼儿园办学的质量水平平等,作为普惠园的认定因素。通过政府补贴成本(软硬件),一方面,普惠园的收费会比较实惠,另一方面,其办学质量也会提高,这对于老百姓都是好事。’”

  “普惠性幼儿园”政策,除了增建公办园之外,更重要的是“公部门管理+民间合办”的思路。南京市政府的说法是:“引导原本价格不菲的民办园放下身段,实现向普惠性幼儿园‘转身’”。

  台湾可以学大陆?

  台湾的制度现况是,100个小孩上幼儿园,大概30个上公幼,70个上私幼。这两个幼教世界底下,收费金额、营运模式都差很大。

  假如台湾也走大陆的“公私混合”路线?每100个小孩,变成30个上公幼、30个上混合型、40个上私幼呢?可以预期,经制度性的调整,家庭经济负担必然减轻,托育质量也会相对提升。

  但是,台湾要改革,还需要三项条件到位。

  首先,若无民意基础,由上而下推动类似的政策,恐遭私幼业者反弹——“业者利润绝不放弃”的逻辑,需要更大的社会和政治实力,方能与之斡旋。

  其次,政府对市场的治理能力不足,若无法形成有效自律的公私混合托育制度,钻法规漏洞者将层出不穷,徒留地方官员疲于奔命。

  最后,公幼虽是政府的“亏本生意”,但已经得到福利的人不会轻言放弃,没得到福利的人,也不想扭转游戏规则。这是“利出一孔”的典型困境:“把80%的资源,分给20%的人。剩下的80%的人会不会起来反对统治者呢?不会!他们会想尽办法争着成为那20%的人。”换句话说,如果大家只想着“希望有一天我也雀屏中选,享受优厚福利”,却不肯改变资源分配、不让更多人得到平价托育服务,那也是枉然。

  可以这么说——公共托育政策若无法改革,并非技术上不可行。是政治上的不作为,才导致问题原地踏步。

  套用对岸的话,在公立、私立之外,推动幼儿园的第三种选择,“对于老百姓都是好事。”但是,在台湾,我们能不能冲出这种“二选一”的托育困局?恐怕还要靠老百姓自己争取。(王兆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