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样本: 英式幼儿园在中国的本土化难题-上海市普陀区美墅幼儿园 www.shmsyey.com

您当前位置:主页 > 幼儿教育 > > 正文

正文

一个样本: 英式幼儿园在中国的本土化难题

  要想让英国早期教育理念在中国市场成功本土化,不仅仅是技术操作层面的挑战,还要耐心培育客户和市场,是一条漫漫长路。

  文 | 本刊记者张倩侠

  英式幼儿园里,会不会当众谈论某个儿童的大便问题?

  答案是No。

  但在中国幼儿园里,回答是Yes!每到幼儿园放学时,家长围着老师问的问题里,很可能包括这一细节。翻开很多幼儿园的联系手册,也能看到孩子一日在园吃喝拉撒的具体内容,甚至精确到时间。

  北京温莎双语幼儿园(以下简称“温莎”)的英国老师难以接受这种做法。“大便怎么能往上写?这简直是在侵犯孩子的隐私!”

  这是中西方文化差异带来的矛盾。

  温莎,这家致力于把英式早期教育带到中国的幼儿园里,这样的“冲突”时有发生。

  幼儿园要给孩子的食谱安排鱼类,中国老师首先关心“有没有刺”,英国老师觉得太大惊小怪,孩子不可能因为鱼刺一辈子不吃鱼吧,得让他们开始学着练习处理鱼刺。

  一个孩子轻微磕碰,家长要求去最好的医院检查。医生检查后认为孩子的确无需治疗,家长又担心伤口愈合后会留疤,要求开最好的去疤痕药膏。看着两百多块钱一支的芦荟胶,英国老师无奈地直呼“要求太过分”。

  温莎总裁井瑶说,对孩子过度紧张,是目前中国家庭比较普遍的一种现象。给孩子太多爱,反而桎梏了孩子的部分发展和天性。很多家长努力让孩子远离一切危险,但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里提出,儿童有成长、发展、承担风险的权利。

  翁峥,温莎的中文课程总监,面对这些,总是耐心跟英国同事解释中国的“国情”。从北京师范大学毕业以来,这十几年她一直在幼教一线工作。她完全理解现在孩子少,家长“输不起”的想法,也会根据自己的专业知识,告诉家长:

  “孩子在跑的过程中磕碰,能让他认识到自己的身体是有局限性的,不是‘金刚葫芦娃’。磕碰中获得经验,能够让他学会自我保护,经过这种磨炼,以后不用成人保护,孩子就可以不再出现这种状况了。”

  “我们在引导家长上面花了不少时间和精力。”井瑶说,但她同时认为,温莎要想让英式教育以双语教学的形式与中国社会、文化融合,这是不可避免的挑战和历程。

  地球村,英国范儿

  温莎,是德威国际教育管理机构(以下简称“德威”)投资和管理的双语幼儿园品牌,其英式教育血脉源自创办于1619年的德威伦敦公学。德威获得该校授权,在英美之外的地区开办国际学校。2007年,德威创办温莎品牌,进军中国幼教市场。

  有意思的是,德威的创始人之一容志坚,是“中国留学生之父”容闳的曾孙。1872年,容闳把第一批留学生带出国门接受美式教育,如今他的后人回国投资办学,引进英式教育。送出去,带回来,这中间隔着130多年的光阴,似乎也被某种因缘牵引。

  汽车驶出喧闹的机场高速公路,进入一片别墅区,这里的安静很难让人相信距离机场只有十几分钟的车程。温莎丽京园就坐落在这里——一座绿树掩映的三层小楼。除了盾牌造型的园徽带来一点英伦风情,这座小楼看上去没有什么特殊之处。

  步入教学楼,首先看到一副古香古色的对联:“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往里走,靠墙摆放的一张栗色的中式仿古雕花桌子上放着一个非洲村庄模型,模型旁边端坐着一对身穿红色绣花肚兜、憨态可掬的中国泥娃娃。

  标牌显示,非洲村庄模型是K4班孩子的作品。棕色的瓦楞纸板上,点缀着一些彩色圆锥形屋顶的小房子,蓝色纸剪出的河流蜿蜒在村中,岸边绿草丛生,黑色橡皮泥捏成的小人偶穿着彩色短裙,戴着黄色花环,仿佛正在忙忙碌碌地工作。

  温莎的室内环境非常朴素,大都用孩子的美工作品装饰。走廊里悬挂的孩子照片,也都是忙忙碌碌的场景。“我们希望进了教室,看到孩子都是忙碌的,都有自己的事情做。你看,我们墙上的照片,孩子都是在做自己的事情,而不是作秀、摆姿势。”温莎总裁井瑶说。

  走进教室,乍看上去觉得有点“杂乱”,仔细看,分区鲜明,材料都是完全开放的。在K4班,细小的串珠也大大方方“躺”在敞口的盒子里,孩子随手可取。

  “不担心有危险吗?”《幼儿100》杂志记者问。翁峥笑着说:“这个班的孩子已经4岁了,安全规则的建构已经做好了。从他们2岁开始,老师就引导他们认识怎样的行为是安全的,了解各种物品应该放在哪里,如何正确使用。我们要相信孩子,给孩子提供充分的自主选择权。培养孩子独立,不光包括培养穿衣服、穿鞋等生活技能,也包括培养独立思考、独立选择的能力。”

  用英国“尺子”给中国孩子“裁衣”

  课程,是对幼儿园儿童观、教育观的解码。温莎的老师,都是自己设计课程,给每个孩子“量身打造”学习计划。

  “我们没有统一的教材,老师要花大量时间观察和评估孩子的学习、发展状态、需求,然后设计课程。这本手册记录了老师的观察。”

  在K4班教室里,翁峥向《幼儿100》记者展示了一本本图文并茂的评估手册——每个孩子都有一本,用文字和照片记录了孩子各发展领域的具体表现案例、场景和时间。

  温莎对0-5岁的孩子的教育,运用了英国EYFS(Early Years Foundation Stage)的儿童发展评估体系。

  EYFS是由英国教育部在对全球20个国家的早期基础课程比较研究基础上制定的国家级课程标准,把儿童的学习、发展划分为六大领域(即身体发展,创造力发展,个性、社会性与情感,交流、语言与书写,解决问题、推理与数学能力,对周围世界的认识),并给每个领域提出了详细的评估标准,厚度如同“一本字典”。

  这些标准如同尺子,有了它,教师才能为孩子“量体裁衣”,打造因材施教的学习计划,促进其个性化发展。

  据她介绍,在温莎的评估表中,每个领域都有十几条标准。老师收集观察到的证明,对孩子的发展进行评估,然后设计课程和学习计划帮助孩子进一步发展。

  温莎的家长会,不是全班一起来,而是老师跟每个家庭单独进行。期末,老师拿着评估手册跟家长沟通孩子这一年的成长,下一年怎么以最适合的方式帮助孩子进行更多的活动,获得更好的发展。

  边观察,边记录,边评估,自己设计课程,准备材料,再观察、记录、评估……这就是温莎老师主要的工作。

  便签,是温莎老师的随身必备,她们要在日常工作中随时记录下对孩子的观察,标注日期、所属领域。K3班的墙上,贴着两张大红纸,上面画着格子,每个格子里是一个孩子的中英文名字,老师用便签做的观察记录就贴在格子里。这样,生活老师就可以帮忙贴到文件夹相应的位置里。翁峥说,这也是从英国人那里学来的,可以有效减轻老师工作量,效率最大化。

  游戏,英式早期课程的载体

  温莎提倡,让孩子在精心设计的游戏中学习,以学习为快乐,源于EYFS“在游戏中主动学习”的理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