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小孩都可以成为心智自由的学习者-上海市普陀区美墅幼儿园 www.shmsyey.com

您当前位置:主页 > 幼儿教育 > > 正文

正文

每个小孩都可以成为心智自由的学习者

去往北极星而不仅仅是北极

2014年底2015年初,上海提出全球科创中心的定位,这只是众多对“上海教育到底要培养怎样的人”挑战的信号之一。

基于当时幼儿园、小学提前抢跑的趋势和教育负担过重的现实问题,上海市教委委托上海市教科院普教所,作为上海市的教育综改重点项目和深化基础教育课程改革项目,基于普教所前期的学习研究,组建课程、心理、教师、学前等多个领域的研究人员,成立学习基础素养项目组,直面如下两个核心问题:

1.在上海这样的社会环境中,为儿童奠定终身学习与发展的基础是什么?

2.如何在学校教育过程中,尤其是在占据80%学习时间的基础型课中,做到在知识学习的同时为儿童奠定成为终身学习者的良好能力与品质?

每个小孩都可以成为心智自由的学习者

要研究这两个问题,需要大量的基础研究,借鉴OECD的思维模式,学习基础素养项目组从四个角度奠定研究的基础:

1.经济文化视角:上海是一个怎样的城市,未来需要怎样的人?

2.心理学视角:人(儿童)是如何学习的?

3.哲学视角:超越时代的变迁,人开启美好生活需要怎样的学习能力?

4.课堂视角:当下课堂中追求的学习根基与侧重点、薄弱点是什么?

围绕这四个互有冲突与跨界的视角,我们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

经济文化视角:邀请来自上海城市与人口研究、世界经济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公共管理与公共政策、文化、科技创业领域等相关领域的专家,探讨当前上海的社会经济文化发展,中国文化坐标中的上海,以及上海发展对人才的需求定位。

心理学视角:从认知神经科学、儿童发展心理学、社会文化观中关于“学习”的描述,从入学准备、创造性、批判性思维、学会学习的心理机制等不同的角度收集了100多万字的文献资料并进行要素分析;邀请心理学领域的30多位学者进行专家德尔菲(α系数为0.837);儿童在科学、数学、阅读等不同情境中的合作问题解决的视频分析;2015年和2016年上海市一年级家长关于入学准备和学生学习适应性的大调查。

哲学视角:考察不同流派和先贤的知识观、学习观,追溯东西方“学习”的发源,人类对“幸福”的理解变迁,以及学校教育的功能变迁。

课堂视角:重整自2012年以来所做的学生学习的课堂观察,分析在学生学习和课堂教学中的关键问题;选取日本、上海、美国、芬兰的课堂进行关键要素的比较。

作为综改项目之一,这一项目带有行政性,需要提供各种相关的政策建议,到达这一个个北极站点是项目组需要履行的责任,而在项目过程中,贯通研究与实践,追寻人的学习本原,探索更美好的课堂学习风景,则指向教育中永恒的北极星。

成为心智自由的终身学习者

为此,项目之初,我们首先探索的不是要做怎样的项目,也不是要在课堂中进行怎样的变革,而是在四个坐标下思考:未来的上海和世界,期待怎样的学习者?

每个小孩都可以成为心智自由的学习者

世界变化越快,越需要回归自我

从真实的自我才能生发出影响周围人和群体的力量。

面对纷繁复杂的局面,技术的迅猛发展,人与机器共生的未来,真正的学习者知道自己是谁,为何而学习,而不是被动地应对无法预测的变化,或是被他人和复杂的局势左右。他们在日常生活中学习,内心充实,富有想象和创造,将学习所得用于创造更丰沛的人生和更美好的世界。

心智自由的人

这样的人,是一个心智自由的人。

君子不器。

如康德所说,人不应该被作为手段,不应被作为一部机器上的齿轮。人是有自我目的的,他是自主、自律、自觉、自立的,是由他自己来引导内心,是出于自身的理智并按自身的意义来行动的。

心智自由的人不会成为手段,或被工具化,学习是自己的事情,我自爱学,想学,与其他无关。

心智自由的人开启的是一种生命之学,为己之学。

当一个人直面生命真实的知识与学习,他才能持续追求并坚持学习,寻找更多的学习机会,即使身处困境也能勇于向前。这是他不断内圣外王,联结自我与他人,创造人生意义的过程,也是不断解决与学习和生命有关的真实问题的过程。我们认为,这才是学习的基础,也是人之所以为自由人的基础。

教育的意义

费希特说:“教育必须培养人的自我决定能力,而不是去培养人们去适应传统的世界。教育不是首先着眼于实用性的,不是首先去传授知识和技能的,而是要去‘唤醒’学生的力量,培养他们的自我性、主动性,抽象的归纳力和理解力,以使他们能在目前还无法预料的未来局势中作出有意义的选择。”

为了培养这样的学习者,需要从幼儿园、小学阶段开始奠基。很难想象一个没有经历过真实的玩耍的孩子,没有被真实问题所困扰过的孩子,没有体验过生命快乐奔放、思维自由、个性蓬勃迸发的孩子,可以在长大后成为一个具有自由心智的人。

作为教育公正与高质量标杆的芬兰,在其2016年的新大纲中的学习观也秉持类似的见解:

学生是积极的学习者,唯有帮助他们成为自我学习者(自己设定目标、掌握学习策略、反思学习)并让他们体会到学习的乐趣,才能让他们成为终身学习者,因为学习不仅仅是在学校的一段时间,而是为了自己的终身发展。

而要达到这个愿景,并不能仅仅依赖对个体学习的关注,而是特别需要在自我导向的学习和社会性的学习之间进行平衡,芬兰新大纲中随即点明了这一点:

互动,包括与老师、与同伴、与其他成人或群体、与学习环境等的互动,才让学习得以发生。

星体模型

这是认知观和社会文化实践观的整合,是以往欧盟中大多数关于学会学习的阐述中所没有关注的。

在三年的时间里,学习素养逐步构建了完整的“星体模型”,将“培养怎样的人”和“用什么样的抓手和载体培养人”结合起来,发展出“可培育,可观察,可检测”的指标系统:

学习基础素养由三个方面构成:身心健康;学习品质;学习能力。三者之间相互渗透与融合。

每个小孩都可以成为心智自由的学习者

(图:学习基础素养“星体模型”与理论框架)

身心健康是三个维度中的基础性指标,指向个体的认知神经系统发育、身体运动机能和社会性-情绪的发展。

学习品质指的是儿童在学习过程中表现出来的主动性与调控性的非认知特征,其内核是自我认知与调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