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园直播教学家长狂打电话:我儿怎么哭了-上海市普陀区美墅幼儿园 www.shmsyey.com

您当前位置:主页 > 园内课程 > > 正文

正文

幼儿园直播教学家长狂打电话:我儿怎么哭了

幼儿园直播教学家长狂打电话:我儿怎么哭了

“老师,麻烦你把孩子外套脱下来吧?看把孩子热的。 ”“我儿子怎么在那里哭了,被小朋友打了吗? ”……幼儿园里,老师的电话不断响起,都是家长在网站上看幼儿园视频监控画面直播时打过来的。外地频繁爆出教师伤害幼儿案件,岛城很多幼儿园近年来安装了视频监控,让家长可以看到幼儿园里的情况。但视频监控安装后,许多家长发现,视频监控并不是全天候直播,只在部分时间段能看到孩子的情况。对此,记者调查发现,许多幼儿园也有难言之隐,视频一直播,家长的请求电话就会陆续打到幼儿园。

家长 全天直播监控孩子

早晨8点,把儿子送去幼儿园,周燕回家匆匆吃饭、打扫卫生后,坐到电脑前,等待着看视频监控里儿子的表现。做全职妈妈的她这样一坐能坐3个小时。周燕儿子所在的幼儿园在浮山后,每个月收费2600元。幼儿园给周燕一个网址,输入班级的密码,孩子的教室就出现在电脑屏幕上。视频并不清晰,但凭着对儿子的了解,她还是能很容易地分辨出儿子,看着儿子在一旁哭,周燕难受得直掉眼泪。

虽然有监控,但周燕并不满意,视频不是每天都开,每周只开放两天,从8点半开始到上午的11点半,下午2点半到4点半。周燕希望,幼儿园能把视频监控的镜头换成高清的,最好全天开放。周燕说,对待视频监控,家长分两种态度,有人经常登录观看,有人并不热衷,当然不热心的这部分家长多是因为孩子在幼儿园表现不错,不需要家长过多干预。

校方 监控减少家长误会

紫荆馨园幼儿园位于市北区金华路,幼儿园共有两层,大中小班各一个,共80多名孩子和10余名老师。在园长相伟的办公室一角,放着一台显示屏,屏幕上有四个窗口。“现在我们共有四个摄像头,主要分布在小班教室、走廊、大厅和室外。 ”按照相伟的计划,全部安装完毕后,整个幼儿园将有10个监控摄像头,覆盖园区的各个角落,并实行24小时监控,总花费上万元。

相伟说,自己从事幼儿园教育已经有三十多年,以前没有条件安装监控,幼儿园的管理十分费劲,经常要自己到处走,到处看。现在有了监控,相伟就像有了“秘书”一样。“不用再到处转,随时可以调出监控看看孩子的情况,同时如果家长不放心,还可以在家中远程进入我们的监控系统,看看孩子在幼儿园的情况,这样既能确保孩子安全,同时也减少了幼儿园与家长的纠纷。 ”

问题 家长电话此起彼伏

同样,在浮山后的小哈佛幼儿园家长可以每天上网看视频,但也限制时间段。园方的解释是他们购买了网站上的部分直播时间。另一家私立幼儿园的负责人介绍,视频可以全天开放,但视频一开,幼儿园就不断接到家长的电话。有人要老师给孩子加一件衣服,或者说孩子穿多了,要求脱衣服,有人说孩子没有认真听讲,希望老师去干预一下,甚至有人一天打好多遍电话提醒老师该让孩子上厕所了……正常的教学秩序被频繁响起的电话铃声打断。

代表 请给老师留点空间

青岛58中在公共区域安装了监控,但这些监控仅限于学校用于保障校园安全,不对家长开放。市人大代表、58中校长袁国彬支持安监控,但并不赞成幼儿园监控对家长开放的建议。 “给孩子留一点自由吧,给老师留一点自由吧! ”他说,现在的孩子得到了太多来自父母、长辈的关注,如果进了幼儿园还要继续接受父母的监督,全天候生活在父母的视线中,对孩子未必是好事。

去年市北教育局投入400多万在116所幼儿园安装了视频监控设备,现在大部分幼儿园的视频监控已经启用,但还没联网,待成熟之后,幼儿园的视频将通过联网,让家长和教育管理部门可以收看到。市教育局学前处处长李业庆表示,“怎么让孩子既保证安全又有隐私空间,并不打扰正常教学,就需要家长能多些理解。 ”(记者 赵黎 王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