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媒体融合视角探究技术性期刊的发展-上海市普陀区美墅幼儿园 www.shmsyey.com

您当前位置:主页 > 教育天地 > > 正文

正文

基于媒体融合视角探究技术性期刊的发展

摘 要:本文以全媒体时代下传播环境的新格局为研究背景,基于媒体融合视角,梳理技术性期刊编辑部(出版经营单位)的发展现状,指出时下技术性期刊存在管理机制多元化、运营资本扩大化、传播手段固态化的发展瓶颈。通过比较分析法、调查访问法等研究方法,从技术期刊的地位属性、受众群体、生产经营、行业关系、学术发展五个方面出发,探讨技术性期刊适应媒介生态环境的生存法则,寻求技术性期刊在国家、行业、自身三方利益中的黄金平衡点,为媒体融合环境下的技术性期刊改革提供新思路。

关键词:媒体融合;技术性期刊;期刊改革

1991年6月5日,国家科学技术委员会和新闻出版署联合发布的《科学技术期刊管理办法》对我国的科技期刊进行了分类,将科技期刊分为综合性期刊、学术性期刊、技术性期刊、检索性期刊和科普性期刊5类[1]。其中,技术性期刊是指以刊登新的技术、工艺、设计、设备、材料为主要内容的期刊,其对促进相关行业科技成果转化、推动技术应用具有直接性和有效性。

2014年8月18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四次会议。会议审议通过的《关于推动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融合发展的指导意见》中明确提出,推动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融合发展,推动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在内容、渠道、平台、经营、管理等方面的深度融合[2]。同日下午召开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七次会议,研究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并强调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坚持需求导向和产业化方向,坚持企业在创新中的主体地位,增强科技进步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度[3]。

媒体融合这一概念,涵盖着多领域的研究范围,并随着媒介生态环境的改变,不断的增加、递减,产生新的变动、发展。2001年,詹金斯阐述了媒介融合的五种形式:技术融合、产业融合、社会和组织融合、文化融合和全球融合[4]。在《新媒体百科全书》中,研究者认为媒体融合不应只是技术的融合,媒介组织的所有权(管理、经营等)也应完成融合。众多研究者认为,在全球经济一体化、金融电子化的背景下,媒体融合已成为传播经济价值链上的关键环节,直接影响着传播活动的商业价值与经济效益。

媒体融合有利于媒介经营组织降低成本,优化投入产出,最终提高传播活动的质量与效率。相比于一般意义上的媒体融合发展,中国当下的媒体融合有其内在的特殊性,不仅是单纯依靠媒体自身的变革就可以实现融合,必须依赖媒体、主管部门、受众以及市场,四方开展良性交流,互通有无[5]。在当今复杂的媒介格局下,中国技术类期刊的未来发展迎来了双重的挑战与机遇。

一、技术性期刊的属性和地位

经查阅文献,近年来未有官方、准确的全国技术性期刊具体数量的统计数据。本文依据陕西省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编辑出版的《2013年版陕西省期刊指标研究报告》,对其收录出版所在地为陕西省区域内的152种科技期刊进行统计分析。统计数据显示,技术性期刊占陕西科技期刊总数的53%,是陕西省科技期刊的中坚力量。同时,陕西省科技期刊中经营广告效益最高的也是技术性期刊,占陕西省科技期刊广告收入的95%以上,技术类期刊发展态势良好。

21世纪初,我国开始进行体制改革,将一些中央部委所属研究所改制转企,也涉及到期刊经营行业。据统计,目前陕西所属企业主办的期刊约53种,编辑部经营体制与机制基本有以下三种类型:一是如《中国油脂》杂志社的经营机制,编辑部属于企业内部的子单位,不具有法人资格,一切活动为公司增加利润服务。此类期刊在保障期刊学术质量的同时,围绕主办单位的经营市场,聚集市场信息,扩大发行市场,成为单位创造效益的一个重要经营单元。此类期刊已初具市场活动的基本特征;二是如《稀有材料与工程》杂志社的经营机制,随主办单位转制而注册成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企业,但仍属原主办单位集团公司的一个子公司;三是如《中国有线电视》《汽车驾驶员》《石油工业技术监督》等杂志社的经营机制,属陕西省省内某一高校主办、主管的技术性期刊,管理体制上既有同大学学报编辑部,也有自负盈亏的公司法人制。例如,《中国有线电视》杂志社,1993年创刊时注册企业法人,走自主经营的市场化办刊道路,完全按照市场所需进行编辑、策划与经营工作。

通过对陕西省技术性期刊广告经营情况调查显示,经营效益较好的期刊杂志社基本上是具有相对独立经营自主权的出版单位,如《棉纺织技术》《重型机械》《中国有线电视》等。但现阶段,若要将期刊编辑部从现有主办单位机构中完全剥离,实现完全社会化的个体公司制管理,牵涉到办刊人员的薪资、福利及医疗保险等系列问题,需要在全国深化科教体制改革的总体顶层设计下运行实施,没有相应的国家政策措施保障,改革之路的长久性、持续性、稳定性发展难以保障。

二、技术性期刊的受众群体

发行量和客户受众是技术性期刊开展经营活动的基本基础和前提条件,广告经营业务的开展带动着技术培训、资料销售、承办行业技术研讨、举办展会等外围业务的蓬勃发展,期刊管理也由原先纯粹的编辑出版转变为编辑与经营并重。《棉纺织技术》《中国油脂》《铸造技术》等行业期刊已成为全国同行业成果产品信息发布、学会活动和技术培训中心,基本实现了期刊经营的多方位、跨领域发展。

近年来,随着网络和数字传播技术的迅速发展,新兴媒体携“互联网+”思维,依托媒介技术创新利器,给传统媒体为主体的传媒业旧格局带来前所未有的挑战。创办于1933年的美国老牌周刊类杂志《新闻周刊》近几年经历了的连续亏损、转型失败、低价出售、终结纸质版的跌宕历程[6]。

市场需求成为期刊经营最好的评价体系,现阶段,即便是一本受图书馆青睐的核心期刊,发行量也只有数百份,而图书馆里的期刊读者也只是阅读者,并不是期刊的有效订阅者,对广告客户并不具备有效吸引力。同样,发行量是标志技术性期刊出版与经营成功与否的重要指标。面对飞速变化的媒体环境,技术性期刊不仅应在经营上变革,更要优化调整平台结构,整合技术性期刊的人力配置、资金风投、硬件设备等,并积极联合其他技术性期刊,集约资源,合理配置,减少自身组织的投入成本。

伴随着计算机技术、网络技术、通讯技术等技术革新,技术性期刊不仅是承载信息的具体形式,也是服务受众、改变受众的生活方式,带给受众全新获取讯息方式的感受与体验。技术性期刊应充分发挥主办、主管单位和审稿、作者队伍,掌握互联网信息技术的优势,通过借助新的技术,引入数据分析,在海量信息中筛选出服务性、应用性、指导性、针对性的价值信息,以专业丰富的内容品质、快捷精简的传播平台,促使受众最大化获益,进而保证期刊的发行量。